yuishang

【OnThe Way Back】 (Eames/Arthur)

依舊是舊文w

一次分隔兩地的聖誕節、一項在蒙巴薩的任務、還有一些Arthur在生活中留意到的小事。

EA算是個人最喜歡的CP之一,各種文永遠看不膩。


祝大家食用愉快~



【OnThe Way Back】 (Eames/Arthur)

 

在Arthur身旁醒過來的早晨像是黑洞,在將過去槍林彈雨和夢魘的碩大聲響盡數吞噬後,臥室裡安靜得不可思議。

 

Eames恍惚了一陣,片刻後才將視線聚焦。早晨九點眩白的日光毫無保留的投射進室內──很顯然昨晚漆黑中的一陣踉蹌進門之下沒有人費心拉上窗簾。

 

下意識地,Eames透過部分暴露在被單之外的身軀感覺到了空氣中的冰涼,向內縮了縮身子,而後碰觸到了被單底下一個溫暖的軀體。Eames在床上側過身。

 

Arthur半隱身於米白色的被單之間,睡得沉穩。儘管打算替對方準備一頓早餐,Eames可不會允許自己錯過了這樣的情景。在沉睡的Arthur身上Eames看不見任何一絲對方進行盜夢任務時緊繃的影子,前哨墨黑的髮絲少了得體的修飾,看上去略微凌亂而柔軟。然而此刻Eames會忍住自己想把手探入對方髮絲中的欲望,就只為了看Arthur再多睡幾分鐘。

 

對方白皙的皮膚上,Eames瞥見幾處紅印──無所謂,這幾天沒有工作,Arthur不會介意的(但不代表他不會在鏡子前咒罵幾句)──也意味著Eames可以看著這些印子在Arthur身上停留幾天。

 

偽裝者在沉睡的前哨面前笑了笑。

 

 

早餐桌前剛起床的Arthur表情有些木然,然而Eames無法再等到下一個適當的時機來說自己打算說的事情。他清了清嗓子,同時Arthur正用叉子插起一塊炒蛋。

 

「有人問起我要不要接一件工作。」Eames說。Arthur抬起頭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Eames只好暫且將對方的沉默當作要他繼續說下去的指示。「這工作在蒙巴薩。」

 

Arthur輕笑,嚥下一口炒蛋。

 

「我都沒想到你有這麼想舊地重遊。」

 

「Arthur──」略微帶刺的話語使Eames敏銳的捕捉到前哨可能的想法。他急欲開口解釋,而對方卻打斷了他。

 

「天啊,Eames,你根本不用問我同不同意。」Arthur的語氣中透露出強烈的不可置信,而後他停了下來,直視著Eames,目光沒有任何一絲閃爍。

 

「你當然可以去。」

 

天知道Arthur有多討厭蒙巴薩,他全然無法接受那裡潮濕悶熱的空氣、人聲嘈雜的咖啡館、龍蛇雜處的巷弄……Arthur從來就沒喜歡過蒙巴薩,儘管他和Eames是在那裡認識,然而同樣的他們也在那裡遇過許多與康博公司相關的麻煩、陷入過最棘手的困境。

 

現在輪到Eames進入了不發一語的狀態下,然而他的無言源於語無倫次。

 

" Well...... " 在無法思考的狀態下Eames只能簡短的道謝。" thanks, love. "

 

Arthur在餐桌對面露出淺淡的微笑,Eames再想不到別的話說,默默低下頭繼續吃完眼前剩下的早餐──直到某一刻一隻手覆上了他拿叉子的手。

 

Arthur越過餐桌上方吻了他,柔軟的唇瓣帶有早餐的香味。他吻著Eames,熱切逐漸增長。片刻後Eames開始回吻他,廚房裡安靜無聲。Arthur在吻中表達出一種渴望,Eames感覺得出來,那種渴望與蒙巴薩無關。

 

 

五天後,在Eames即將離開的傍晚,Arthur在沙發上睡著了,手裡拿著看到一半的書。

 

Eames手上提著裝有行李的帆布袋從臥室走出,看見客廳裡的景象。他微笑朝沙發走去。

 

他幾乎不忍叫醒他。

 

沙發上,Arthur微低著頭,一綹瀏海低垂在前額,閱讀用的眼鏡也些許下滑至鼻頭。

 

然而Eames不得不叫醒他,偽裝者在沙發前蹲了下來,右手拇指的指腹輕撫過Arthur的臉頰,前哨緩緩從淺眠中醒了過來。

 

「嘿,」Eames在對方睜開雙眼時輕聲說道。「我得走了,love。」

 

「記得離賭局和吧台遠一點,我可不想在某個睡得正香甜的晚上去蒙巴薩的警局保你出來。」Arthur在沙發上直了直身子,半瞇著惺忪的睡眼說道。

 

「我可是去工作的,記得嗎,Darling?」Eames回答他,有些哭笑不得。

 

「嗯……」前哨含糊的回應著,片刻後又向身後的沙發靠去,打算再小睡片刻。

 

Eames笑了笑,向前傾身在Arthur的前額上留下一個輕吻。

 

「我很快就回來,love。」語畢,大腦下意識地下了起身的指令,他必須離開──在收回嘴角的微笑時Eames可以感覺到一絲苦澀。

 

他輕聲走出門外,小心避免讓自己在關門前再度看見客廳裡的景象。

 

Eames離開後的寂靜成了最實際的襯托,Arthur坐在沙發上,睡意濃厚卻尚未完全失去意識。Eames關上門的聲音在他耳中成了微弱卻無可否認的存在。

 

 

野心勃勃的商人從月初便展開一連串的聖誕促銷,但對Arthur而言無所謂。給Cobb、Ariadne等人的禮物在他手頭工作多的時候可能在聖誕節前一個禮拜才被想起,而在他沒有接case的時候也可能在半個多月以前就準備好。然而不論是在聖誕促銷期間購買與否,商品的價格以Arthur的財力而言絕對不構成問題。

 

簡單用過晚餐後,Arthur走在回公寓的路上,在走過幾個街區之後經過某間店家的櫥窗前。

 

他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停下了腳步。

 

那不過是一間再平凡不過的商店,只不過去年聖誕節前Eames和他來過。Arthur的公寓裡有一棵中型大小的聖誕樹,然而他討厭累贅而繽紛多彩的聖誕裝飾──去年他和Eames曾經在這家店裡為了該不該買一條毛刺刺的裝飾彩帶而爭執不休。

 

Arthur杵了一會兒,而後推開店家的玻璃門。門上金色的聖誕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進門後店員親切的問候聲對他絲毫起不了作用。

 

他不懂自己最後怎麼會拿著一條毛刺刺的彩帶走向櫃台,連從架上取下彩帶的時候Arthur自己都緊皺著眉頭。

 

 

晚上八點,Arthur公寓的浴室裡瀰漫著溫熱的水氣。

 

前哨緩慢的將頭仰向浴缸尾端,水氣氤氳中他闔上雙眼,手臂倚在浴缸兩側。片刻後Arthur的身體自然下滑,溫熱的水流輕撫過他光裸的肩膀,最終平復的水面停留在他的頸部下方。此刻除了水中的溫熱之外Arthur無需其他,甚至無需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然而一陣突兀的鈴響打破了這樣理想的思緒狀態,Arthur下意識地從浴缸中坐起,以最快的速度接起了放在浴缸邊上的手機。

 

「天啊,Eames,你才剛入境不到幾個小時而已,別告訴我──」

 

「Arthur,是我。」

 

電話中傳來Ariadne的聲音,Arthur倏地停了下來。「抱歉,Ari。」他在略帶歉意的說著時扶住了自己的前額。「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告訴我你還記得這個禮拜要到Cobb家參加聖誕聚會。」

 

「什麼?」

 

「聖誕聚會啊,你忘了嗎?上次我們在Cobb家的時候決定的。我很確定你那時候在場。」

 

浴缸中Arthur抹了把臉,試圖努力回想。的確,他對這個提議有著一絲模糊的印象,但記不起是誰提的議:是當時正在幫James和Phillipa拍照的Ariadne,還是興奮的分享著研發出了新藥劑的Yusuf,又或是當時正給自己倒另一杯酒的Eames?

 

「好吧,沒問題,我星期四會去的。」

 

「那Eames呢?」

 

「他接下一份工作出國了。」Arthur解釋道。「恐怕星期四還趕不回來。」

 

「我知道了。」電話中Ari簡短的回應道,突然之間Arthur發覺自己感謝對方並沒有多問什麼。

 

「那麼我應該期待我的聖誕禮物嗎,Arthur?」話鋒一轉,年輕的造夢師問,語氣中帶有一絲頑皮與期待,Arthur幾乎可以隔著電話看見對方臉上呼之欲出的雀躍笑容。

 

「當然了,Ari。」他笑著回答,同時意識到踏入浴缸前緊繃的身軀在此刻已經放鬆了不少。

 

「對了,Arthur,」片刻後Ariadne問道。「你現在人在哪裡?你講話的時候四周圍有回聲。」

 

「我在浴室裡泡澡。」

 

「所以你帶手機進浴室?」電話另一端的Ari似乎有些訝異。

 

「你有在等誰的電話嗎?」

 

Arthur抓緊了耳邊的手機。

 

 

蒙巴薩的大街上,人聲和喇叭聲此起彼落。

 

Eames隱身於人群中,和前方不遠處的模仿對象保持約四五步的距離,燠熱的天氣使得跟蹤這一項工作少了幾分魅力。上午十點,蒙巴薩早已日正當中,Eames伸手抹去另一滴自太陽穴滑落的汗水。

 

對於Eames來說,在盜夢行業中擔任偽裝者一職的原因並不僅僅出於自己在模仿上的天賦,而亦出自於在夢境中擔任這一角色的樂趣。

 

夢境中Eames始終屬於旁觀者,隱藏於他人的皮囊之下,誤導別人的並不是Eames,而是他藏身其下的那副外表、模仿對象的動作和發言,改變局勢的不是他,而是目標人物。於是Eames發揮他的天賦,盡情發揮、扮演,看著目標人物被耍得一愣一愣;那是他所追求的樂趣、他的嗜好。

 

前方的模仿對象本身是蒙巴薩當地人,已經習慣了炎熱和擁擠,絲毫沒有停下腳步的跡象。Eames跟著前方的模仿對象,走過一條又一條街,斗大的汗珠不斷從他臉側滑落。

 

突然,他想起加州的早晨。

 

空氣中熟悉的冰涼溫度緩緩湧入他的思緒中,Eames想起曾有那麼幾個早晨,自己悠哉的在瓦斯爐上做著煎餅或炒蛋,一整天都無須急著趕往何處。

 

接著Arthur會走進廚房。

 

Arthur會默默從他身後走過,也許說一句早安,然後走到Eames身旁的流理台前替自己到一杯開水。

 

他們可能在Arthur的公寓裡待上一整天,可能在餐桌上或是起居室裡針對各種事物進行分析與辯駁,或是在夜晚進行持續幾個小時的希區考克馬拉松,或是大衛林區馬拉松──而Eames總記不得最後是誰先倚在誰的肩頭睡著。

 

步伐慢了一拍,Eames猛然回過神來,前方的模仿對象已經消失在人群中。

 

 

Arthur醒了過來,發現自己坐在起居室的沙發上,腿上放著的DVD空盒只差幾吋就要滑落。他伸手拿來岌岌可危的DVD盒,同時感受到頸部以一股痠痛無言的抗議著他昨晚的不良睡姿。

 

他起身走向浴室打算做簡單的梳洗,經過臥室時餘光瞥見昨天剛回到公寓時放在臥室地板上的幾個大小不一的紙袋,其中包括Ariadne、Yusuf、Eames,以及Cobb一家的聖誕禮物。

 

日子一晃眼已經是星期四。

 

Arthur走進浴室,和往常一樣正準備留意腳下的步伐,而後發現地板上並沒有Eames亂丟的濕毛巾。

 

 

Ariadne穿了一件好看的紫色毛衣,Arthur毫無保留地大大稱讚了她的品味;Yusuf和往常一樣氣色頗佳,十分高興的告訴Arthur自己在鎮定劑的成分調整上有了絕佳的進展;Cobb看起來也比Fisher那次任務剛結束的頭幾個月好多了,臉上展露鮮有的笑容,見面時愉快地和Arthur互相擁抱;Phillipa和James依舊活潑可愛,時不時在房子裡興奮的奔跑。

 

Ariadne堅持親自下廚,做了許多美味的義大利麵、沙拉和濃湯。飯後Arthur和Cobb在廚房裡負責洗碗,而Ariadne和Yusuf在後院裡照顧玩耍的James和Phillipa。

 

「你說Eames接了哪個地方的case?」

 

「蒙巴薩。」

 

第一時間Cobb沒有說話,而從他的眼中Arthur可以看出對方有所保留。Cobb和Eames,甚至其他人也一樣,都知道他對那個鬼地方的看法。

 

「他知道那裡是康博公司的地盤吧?」最終Cobb只委婉的問了這麼一句。

 

「Eames找人探聽過消息,康博現在在蒙巴薩的據點少多了。」Arthur替Cobb解釋道,自Fisher那次任務之後對方幾乎沒有再接任何新工作,除了幾次人情上的幫助。不過顯然靠著先前累積的儲蓄和Saito給他的酬勞金就足以讓Cobb度過後半輩子。事實上不久前他們才在餐桌上喝了半瓶Saito寄來的昂貴紅酒。

 

「不過很顯然無論探聽消息的結果如何對他而言都無所謂。」Arthur試圖隱藏自己語氣中顯露出的任何一種意涵,然而太遲了。

 

「我不會費心阻止他去。」

 

Cobb點了點頭。「等Eames回來代我向他打聲招呼。」片刻後這麼說道,而後半句「在你們火速進入臥室之前」被默默保留在Dominic Cobb的腦中。

 

 

蒙巴薩郊外一處廢棄的倉庫裡,盜夢團隊進行著最後的確認作業,眾人的忙碌中Eames做了個暫時失陪的手勢,來到倉庫的一角,自長褲的口袋中掏出手機。

 

電話剛接通時對方並沒有馬上應聲,Eames聽見一陣孩子的笑聲以及一陣交談,片刻後電話裡傳來一聲喂。

 

Eames清了清嗓子,開口時聲音聽起來依舊沙啞。

 

「是我。」

 

「Well,Mr. Eames,我必須很遺憾地告訴你,你錯過了一次美妙的聖誕聚會。」

 

Arthur說話的語調透露出一股愉悅,Eames低下頭無聲的笑了。

 

「我知道,Ariadne前幾天打電話告訴過我關於聚會的事了。」Eames笑著說。「所以你現在在Cobb家?」

 

「對。」Arthur說。「而你在一個鳥不生蛋的鬼地方。」

 

「你忘了把南北極考慮進去,Darling。」

 

「我們從來沒有在南北極做過任務。」

 

「沒錯,況且我們還遇過更糟的狀況。」

 

「這可多虧你了,Eames。」

 

Eames在不自覺的笑了出來的同時感覺到一股一湧而上的酸楚一把堵住了喉嚨。

 

語塞中他意識到自己本能地渴求著關於Arthur的一切,Arthur柔軟的短髮、笑的時候嘴角浮現的酒窩,以及某些早晨Eames在早餐桌上逗笑他的時候,Arthur毫無保留的笑容……甚至連Arthur的諷刺在一時之間都顯得誘人。

 

然而他抬起頭,卻只感覺到蒙巴薩濕熱的空氣,老舊的倉庫裡散發著一股刺鼻的氣味,四面鐵皮搭建的牆上紅褐的鐵鏽斑斑……

 

Eames想起離開加州前,自己在傍晚時分看著沙發上睡著的Arthur。記憶中前哨寧靜的睡臉在此刻使Eames對於Arthur的渴望更加強烈難耐。

 

不遠處,某個團隊成員拿來了PASIV,Eames深吸了一口氣。五分鐘後他即將潛入兩層夢境,獻上一場完美無缺的偽裝。

 

隱身於他人的皮囊之下甚至於騙過周遭所有的投射人物,那或許是他所追求的樂趣,然而Eames察覺自己體內存在著另一種感受,而所有的樂趣和快感在它面前顯得微不足道。

 

Eames發覺自己此刻最想做的事是買一張回加州的機票。

 

 

Arthur站在Cobb家通往後院的落地窗前,院子裡James和Phillipa正在和Yusuf玩耍,一旁的Ariadne在笑著幫忙拍照的同時也與Cobb交談著。

 

幾分鐘前Eames來電,話卻說得很少。Arthur原以為對方必定會好好吹捧自己的偽裝技倆一番,並在詢問Arthur有沒有想他之際說些下流的話。然而到目前為止Eames說的話卻簡短得驚人。

 

Arthur並不期待或想要Eames的道歉,他並不想要Eames在做任何一個決定前都先問過他(除了亂動他的東西之外),更不會要求Eames在大小節日當天都得跟他待在一起,別傻了,那多愚蠢。有些人天生像Arthur一樣一絲不苟、謹慎行事,而有些人則追求游走在規則邊緣的刺激,Arthur,甚至是任何一個和Eames相處超過三分鐘的人都曉得,他屬於後者這一類人。

 

更精確的說,在盜夢行業裡每個人都在追求某些東西,即使是一個嚴謹的前哨也一樣,而他沒有任何理由阻止Eames追求自己想要的事物。

 

「Eames?」然而電話另一端的偽裝者已經沉默了片刻,Arthur不禁開始思所是不是蒙巴薩當地化學氣體外洩,把對方腦子裡平時過度發達的語言區給搞壞了。

 

「Arthur……」起初Eames只是喚了一聲他的名字,低沉的嗓音隱約夾帶一絲不穩定與無奈,而Arthur開始認真懷疑起自己是否出現了幻聽。

 

「我很遺憾我不在你那裡。」(" I'm sorry that I'm not there. ")

 

Arthur緊抓住了電話,就如同那天晚上Ariadne在電話的另一端問他是否在等帶任何人的來電時一樣。

 

良久以後,Arthur試圖深深吐氣,以舒緩胸口的緊繃,卻只感受到有什麼東西不斷鼓動著。

 

「我痛恨自己和你意見一致,Eames。」

 

 

兩天後,加州早晨的日光依舊令人感到明亮舒暢。Arthur坐在起居室裡的沙發上,雙腿交疊,修長的指節漫不經心的翻動著大腿上的雜誌。

 

當大門傳來鑰匙插入門鎖的聲音時Arthur幾乎是立即自沙發上坐直了身子,而門把轉動的時候他站了起來。

 

公寓的大門被打開,Eames走進室內,身上依舊是一件配色毫無品味的襯衫。

 

連自己都尚未意識到之前,Arthur已經走上前去吻了Eames。偽裝者鬆開手,任憑手上的提袋掉落在室內地板上,而後不顧一切的抱住了Arthur。Eames回以Arthur一個纏綿的吻,用舌尖探索著對方口中的每一絲溫存,接著俯身親吻前哨柔軟的頸部。

 

「要是敢再踏上蒙巴薩一步就一槍蹦了你。」Arthur在喘息之間說著,同時雙手無可自拔的伸入Eames髮中。

 

「還以為你永遠都不會這麼說了,Darling。」Eames倚著他的頸間露出得逞的笑容,而後雙手向下摸索到了Arthur腰際上的皮帶。

 

「等一下。」前哨在最後一秒及時抓住Eames的右手腕,他的左手伸至身後,自口袋中取出一條帶狀物,在偽裝者抬起頭時將它送到對方手裡。

 

" Merry Christmas, Mr. Eames. " Arthur把那一條毛刺刺的彩帶放在Eames掌心。「在把我拐進臥室之前你還有一棵聖誕樹要裝飾。」

 

Eames笑著再度把他拉進一個吻裡。

 

 

- fin. -

 


评论(3)
热度(12)

© yuis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