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shang

【Surprise and Salvation】 (Harry Hart/Eggsy Unwin)

今天決定來po Kingsman的舊文w

但其實我好像也只有這麼一篇XDDDDD

肯定是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吃別人的糧上了 



Surprise and Salvation】 (Harry Hart/Eggsy Unwin)

 

 

  早晨迎接Harry甦醒的是不遠處傳來的狗叫聲和一陣低語。

  緩緩睜開雙眼,片刻後他下了床,穿上室內拖鞋。而後Harry離開了臥室,早晨冰涼的空氣中他下意識地調整了一下身上睡袍的鬆緊,朝聲音的來源走去。

  擁有敏銳感官的年長特務最終在自己的辦公室門前停下。

  在這一刻之前的每一天裡他從來沒有去理會過這間房間裡早晨日光的色澤和光亮,一直到這一刻它成為了HarryHart眼前這幅景象中的一部分:Eggsy蹲在他辦公室的地板上,一旁嬌小而無害的JB一如既往用水汪汪的雙眼盯著自己的主人,專注的等待著後者對牠下各種不同的口令。室內的光線明亮溫和,Harry看見金黃色的日光讓Eggsy散發出光采,年輕的臉龐上,一雙眼同樣專注的看向JB。Harry留意到了他穿著上的改變,一身定製西裝俐落而剪裁得宜,外加上一頭金髮整齊的梳起,一切在晨光下顯得不凡而神奇。HarryHart倚靠在門框上,失神於眼前的景象,他看見日光照亮Eggsy腳上牛津鞋的鞋尖,照亮男孩嘴角的微笑。

  「握手……坐下。」Eggsy這麼下令著,而小巧的巴哥犬照做了。Eggsy開心的傾身向前,一面愛憐地撫摸著小狗的頭一面輕聲說著乖狗狗、乖狗狗……

  Harry感覺到一股暖意正逐漸擴散至全身上下的每一個角落,而後當Eggsy對JB下達裝死這個指令時他不禁輕聲笑了出來。

  年輕的特務隨即因為意識到了他的存在而轉過頭來。「Harry!」Eggsy的視線對上他的,藍色的雙眼裡有著和語氣中相同的驚喜。「我只是順路過來看看你恢復得怎麼樣了。」說話的同時他抱起吐著舌頭的JB,站起身朝Harry走去。

  「謝謝關心,Eggsy。我很好。」Harry露出一抹幾不可見的微笑回答道。「以及可以請問你是怎麼進到這棟房子裡來的嗎?」

  Eggsy朝他嘖了嘖嘴,特製眼鏡鏡片後的眼睛得意地眨了一下。

 

 

  之後在Harry善意的邀請下,Eggsy留下來吃了早餐──Harry親手做的早餐。即便當Harry出現在飯廳時手上的盤子中裝的不過是最普通的炒蛋、培根還有吐司,Eggsy仍舊因為這一切的出乎意料而感到訝異。

    享用早餐時他和Harry在餐桌前面對面坐著,除了刀叉偶然和餐盤碰撞所發出的微弱聲響之外,大多時候室內被巨大的寂靜填滿。除了Harry向他確認自己的廚藝沒有大礙之外,沒有其他對話在他們之間進行。

  Eggsy謹慎的抬起頭,看向坐在餐桌對面的Harry,對方正不發一語的將一口炒蛋送入口中,視線下垂,伸手拿來一旁裝著紅茶的杯子時也未就Eggsy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做出任何反應。Eggsy清楚記得,在Harry槍傷後的昏迷醒來之前他們的最後一次談話不甚愉快。事實上由於任務繁忙,在Harry從昏迷中醒來後Eggsy並沒有太多的機會能和對方說上話。

  Eggsy怯於提及或延續那一次談話,因為那使他聯想到死亡,以及他曾經讓Harry多麼失望。

    原先窩在桌角旁的JB在餐桌上的寂靜漫無目的的蔓延開來時突如其來的叫了一聲,同時吸引了Eggsy和Harry的注意。Eggsy隨即彎下腰去摸了摸眼巴巴望著自己的小狗的頭,並在JB又叫了幾聲時低聲安撫牠。透過眼角餘光他注意到,此時Harry正看著他,至於對方嘴角是否勾著一抹淡淡的微笑,他說不準。

  

 

  用過早餐後他禮貌的向Harry道謝,從座位上起身準備離去。「我什麼時候能在總部看到你,Harry?」走向前門時Eggsy問。

  「Well,根據Merlin的估計,我最快要休養到三個禮拜後才能再執行任務。」Harry答道。「事實上仔細想想他說的可能是執行文書工作。」改口時年長的男人無奈地笑了笑,而後一同和他走到門口。

  「你臉上居然都沒有留下疤痕,簡直太神奇了。」Eggsy在大門前停下了腳步,他轉過身來看著Harry,對方棕色的頭髮少了平時一絲不苟的梳理,幾綹髮絲散落在額間,形成一層淡薄的陰影。在那張臉上Eggsy並沒有看見明顯的手術痕跡。

  「事實上有一道疤痕,在額頭上方,可能被遮……」

  在Harry說話的同時Eggsy下意識的將手伸向了對方的前額,就在他試圖撥開對方額間散落的髮絲時Harry立刻抓住了他的手腕。

  " Don' t,Eggsy. " 

  此刻Harry臉上的表情讓Eggsy感到挫敗和費解,那一次他所畏懼的、未完的談話在他們之間的互動中增加了不確定性,以及多次折磨般的沉默。他和Harry之間的互動是禮貌的,禮貌得近乎殘酷;而在禮貌的表面下Eggsy看見一道瘡疤,是由那一次談話而非Harry的槍傷所造成的。

  在抓住他手腕的當下Harry眼裡有著一絲銳利的警惕,然而下一刻褐色雙眼中逐漸湧入了懊悔。懊悔從Harry的眼中蔓延到了有著細紋的眼角、緊抿的雙唇。

  最後在Harry Hart眼中留下的情緒是一絲細微的憂傷。Eggsy挫敗於自己無法理解對方的思緒,挫敗於自己在某種程度上被拒於門外。

  Harry放開了他的手腕,在輕聲道了歉之後打開門,同時別開了視線。

  「代我向你母親和妹妹問好。」

  Eggsy伴隨著挫折感走出門外,然而同一時間他想起了某件自己稍早前在Harry的辦公室裡看到的東西。

  「你辦公室的牆上有一張新的報紙頭版。」Eggsy在台階上轉過身來說道。

  「是的,」他看見Harry站在門口,眼神在這一刻則顯得堅定。「那是你拯救了全世界那天的頭版。」

  「我為你感到驕傲,Eggsy。」

 

 

  在家休養的頭幾天比想像中來得乏味,事實上Harry思索著是否比待在病房裡還令人難受,畢竟能夠對偶爾到訪的Merlin調侃幾句著實是一項不錯的休閒活動。

  晚間十點,當Harry在寢室裡進行睡前閱讀時床頭旁的電話無預警的響起。他慢條斯理的伸手接起了話筒。「喂?」

  「嗨,Harry,是我。我想我需要和你談談。」

  是Eggsy。

  「沒問題。有什麼事嗎,Eggsy?」

  「呃,我是說談……就像聊天一樣。」電話另一端的聲音中透露出一股困窘,Eggsy正試圖解釋著什麼,Harry一時沒能聽明白。

  「抱歉?」

  「比如說你今天都做了什麼?」Eggsy急忙補上。

  拿著話筒的年長特務不禁失笑,電話中Eggsy的木訥和單純使他意識到那是一部份那個孩子身上永遠無法被改變的特質。某種程度上Harry慶幸Eggsy並不是一個全然完美的紳士,他明白自己期望Eggsy保有現在的樣子。

  「並不是太有趣的事,大多屬於閱讀。」Harry用空出的手闔上床上的書本。"And how's your day, Eggsy? " 

  「還不錯。」電話中傳來Eggsy的答覆,年輕的倫敦口音使他的語調聽起來格外愉悅。「雖然總部裡也沒有多少事情,大部分是在為下一次任務做準備。」

  片刻後當Eggsy向他分享完自己今天是如何整了Merlin一把時Harry難得開懷地笑了。在餘下的夜晚裡他們聊著Eggsy的上一個任務,Harry幾乎可以隔著話筒看見另一頭Eggsy臉上激動的表情以及閃爍著光芒的雙眼。一直到兩人的聲音裡都滲入了一絲倦意後,談話才以彼此在電話中互道晚安結束。

  當隔天晚間室內的電話再度響起時Harry再度拿起了話筒,並在辨認出電話另一端傳來的聲音時感到些許詫異。

  年輕的Kingsman再度向他提出了聊天的邀請,雖然在Eggsy略為緊張的口吻之下那聽上去更像是徵求HarryHart是否同意和他聊天。儘管如此Harry可以感覺得到相較於對方頭一次的表現,此刻Eggsy已經顯得相對放鬆。

  「你為什麼選了Mr. Pickle,Harry?」這一次年輕的特務決定用他過去的老夥伴作為開始的話題。「還有你有沒有因為被他拖累而多跑三圈過?」

  Harry發現自己完全可以想像Eggsy臉上幸災樂禍的表情。

  十多分鐘後話題轉移到Eggsy加入海軍期間所發生的諸多事情上,Harry仔細的聽著Eggsy敘述自己的經歷,事實上在電話中所聽到的一切他早已在Eggsy的檔案中讀過,但他享受聆聽對方親口對他訴說的過程。他們彼此都清楚Eggsy最初的來電是為了化解產生於先前的尷尬,然而此刻Eggsy已經全然投入了談話中。而Harry同樣也十分樂意做一個聆聽者,年輕特務聲音中的不拘和坦率吸引著他。對方訴說著在海軍待過的短暫期間,一個能夠改變自己人生的契機最終如泡沫般幻滅……Eggsy說話時語氣中不自覺顯露出的失落觸動著HarryHart。

  然後Eggsy告訴他自己沒有一天不戴著Harry給他的勳章。

 

 

  第三天晚上他們聊起了Eggsy參加體操隊期間的生活,Eggsy訴說著自己的體操受訓過程,而Harry忍不住在腦海中去想像身手矯健的Eggsy在體育場上做著各種體操動作的模樣。

  Eggsy告訴Harry當年他體操學得很快,Harry回答說他向來都學很快。

  在他休養的三個禮拜裡,除了有任務在身的日子除外,Eggsy在每晚來電。Harry聽著對方敘述各種驚險曲折的任務過程,或是Eggsy童年生活裡的各種插曲(儘管大部分他都知道)。大多時候他不發表評論,只在Eggsy有求於自己時給予些許建議。然而Harry始終覺得自己是在這些談話中獲得繁多的一方,原因無他,只因年輕的特務總是帶來驚喜。對於意料之外的事物HarryHart並不樂見,但是他喜歡Eggsy出現後的生活。

  他發現自己在無數個夜晚裡的電話交談中或有或無的尋找著些什麼,或許是他和Eggsy之間少數微妙的共通點,又或是屬於Eggsy的、自己之前未察覺到的特質。有許多次牆上時鐘的時針在Harry放下話筒後早已越過了數字十二。

  Harry發覺自己在和Eggsy進行的談話中一次又一次不自覺的勾起嘴角。

 

 

  三個禮拜過後Harry終於能如願以償的離開過於平靜的住家,身為一位紳士他並非不愛好和平,只是同時身為特務的他不免對於長時間的安寧和閒適有些感冒。

  走出地下高速列車的車廂後,熟悉的景像使他感到一陣愉悅。HarryHart優雅的步入Kingsman總部,片刻後傳來的一句話他同樣也不陌生。

  " Lateagain, Galahad. "

  「你也早啊,Merlin。」Harry對出現在自己右側的男人無傷大雅的笑了笑。「老習慣難改了,你懂的。」Merlin習慣用不苟言笑來掩飾自己的其他任何一種情緒,Kingsman人人皆知。

  " Any workfor me? " 他向Merlin詢問道。

  「新任Arthur的遴選機制已經啟動,三個禮拜之後進行票選。」Merlin解釋道,一面低頭看了看手中的平板。「在那之前還有一份在捷克的任務目前還沒有人認領,如果你願意接的話我等下幫你作個簡報。」

  Harry點點頭,而後突然想到了些什麼,沉默了半响後再度開口。「Eggsy人呢?」

  「三十分鐘前去了體能訓練室。」

 

 

  片刻後Harry在體能訓練室裡向Eggsy提出了和他共進晚餐的邀請。他滿意的看著年輕的特務在汗流浹背的同時詫異的看著他,並且在Harry補充上自己要親自下廚時更加睜大了雙眼。

  最終Eggsy Unwin接受了HarryHart頗為紳士的邀請。

 

 

  當Harry來應門的時候Eggsy原本預期會在大門被打開的同時聞到食物的香氣,以及看見身穿圍裙的Harry。

  然而意料之外地,門被打開之後出現的是身穿襯衫和西裝長褲的年長特務。

  「Ah,Eggsy,你來得正好。」Harry臉上的微笑在傍晚的光線下顯得柔和,上半身的長袖白襯衫上,頭兩顆釦子並未扣上,而Eggsy發覺自己的目光滯留在Harry領口的敞開處,直到對方開口邀請他進門時才猛然驚覺並急忙移開自己失禮的視線。

  Eggsy跟在Harry身後走進熟悉的屋內,空氣中並沒有他想像中的食物香氣,同時他意識到Harry正帶領著他向廚房的方向走去。「晚餐的食材我已經準備好了,不過食材料理的工作還沒有開始。」對方解釋道,同一時間他們已經來到了廚房門口。

  「你願意和我一起準備這頓晚餐嗎,Eggsy?」

  Harry伸手比出一個示意的手勢,Eggsy向廚房裡瞥去,果然看見流理臺上整齊的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食材。他再度訝異於Harry向他提出的邀約。

  他喜歡Harry在他生活中帶來的變化和插曲,曾經Harry將他脫離一種無望生活的深淵,更給了他再一次成長和重新看清自己的機會,以及其他更多更多。他感激、渴望著Harry給予他的一切。

  " Withpleasure, Harry. "

  於是Eggsy接受了眼前男人的邀請,一湧而上的喜悅難以掩飾。

  他和Harry走進廚房裡,後者將一件米色圍裙遞給Eggsy,而自己則著手穿上另一件深色的。Eggsy承認自己在Harry熟練的將圍裙的綁帶繫上腰際時忍不住多看了對方幾眼。自己曾經的推薦人是如何在中年以後還保有如此完美的腰線這一點對他來說一直是個太過具有吸引力的謎題。

  「你打算做什麼菜?」Eggsy在穿上圍裙的同時問道。

  「咖哩。」

  Eggsy發自內心的露出微笑。這並不像是他預期會從Harry口中聽到的答案。

  「你能先幫我把這些蘑菇和馬鈴薯切塊嗎,Eggsy?」洗完手的Harry擦拭著手上殘留的水漬的同時詢問著。

  「沒問題。」Eggsy答應後拿來部分的食材放在砧板上開始切塊,同時正要從他身後經過的年長特務停下了腳步。

  「嗯,Eggsy,稍微再切大塊一點。」

  Harry話音剛落,Eggsy便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熱意,接下來他看見自己拿著刀子的手被另一隻手覆上。

  「像這樣。」在他還沒能反應過來之前Harry已經握著他的手切下一塊大小適當的食材。Eggsy可以感覺到Harry溫熱的鼻息輕吐在自己耳畔,以及自己臉頰的溫度是如何迅速上升著。他發現自己幾乎要在Harry身上體溫的包裹之下沉溺其中,直到Harry走到他身旁開始在流理臺上處理其他食材時才回過神來。

 

 

  Eggsy無法克制自己不陶醉在那一個傍晚當中。

  廚房裡,他不僅僅是看著Harry忙碌的身影來回走動,他自己更融入在了那個忙碌身影周圍的空間之中,和對方一同準備他們的第一次晚餐。對Eggsy而言,有關Harry的一切彷彿在悠然流逝的時光裡變得更加完美。他看見一切微小而彌足珍貴的細節,好比忍不住停下去看Harry在加入了一些紅酒到正在熬煮的料理中之後,湊上前輕嗅酒香時雙眼闔上了片刻;又好比當Harry彎下腰去調控爐火的大小時,後背上略為繃緊的襯衫使Eggsy的呼吸停頓了一瞬。

  最終在無數次的觀察和注視之中,Eggsy意外的發現自己被Harry深深吸引著。

  鍋子裡的咖哩繼續熬煮,所有切塊、切片的食材已經放入,Harry拿來勺子在過中緩緩攪拌幾下,而後停下動作,取出勺子。然後他後退幾步,和Eggsy並肩站著,等待。

  Eggsy看向鍋子裡的咖哩,香味四溢的黃褐色醬汁煮得正沸騰,冒泡的啵啵聲響清晰可聞,裡頭的蘿蔔和馬鈴薯上下浮動。然而他怯於將視線轉向自己身旁年長的男人。如今對於HarryHart,他的認知除了「完美」之外似乎還多了些什麼,看對方的眼神也有了改變。在充滿食物香氣的時光裡,Eggsy感覺到一種不具名的感受在體內湧動著。

  然而最終他選擇鼓起勇氣轉過頭去,而就在Harry重回自己視野的正中央後,對方也察覺到了他的目光,同樣轉過頭來看向他。

  Eggsy看著Harry,第一次感覺到這個舉動可以多麼地令人屏息。眼前Harry褐色的雙眸在廚房明亮的採光之下有著勻稱的色澤,以筆直的眼神望向Eggsy,此刻年輕的特務感覺自己幾近無法動彈。

  他意識到從剛才到現在又沉默了好一陣子,自己總不能一直盯著對方而不說些什麼。他想開口,直白的說出那些看似瘋狂荒誕的情感,然而他有辦法這麼做嗎?他有勇氣當著自己尊敬的導師的面說出這些話嗎?

  就當Eggsy正語塞著猶豫不決時,他看見了Harry臉上表情的變化。

  Harry在他眼前微笑著。

  而在年長男人的前額上有著一道淡淡的疤痕。

 

 

  Harry堅持讓Eggsy先到飯廳裡坐著,由自己來上菜,畢竟對方到底還是作客的一方。於是廚房裡剩下年長的特務一人,他拿來兩個潔白的瓷盤,從一旁的鍋子裡舀起一勺又一勺的咖哩,緩緩倒入盤中,一如往常的嚴謹,使黃褐色的醬汁與瓷盤凹陷處的邊際完美契合。

  片刻後他端著兩盤咖哩走進飯廳,看見Eggsy正坐在餐桌前,耐心的等待著──然而在下一刻立即被咖哩的香氣所吸引,快速的轉過頭來。「天吶,Harry,這聞起來實在是太棒了!」Eggsy忍不住讚嘆著。

  「我以為你在十幾分鐘前料理完成時就這麼說過了。」Harry說話的同時來到Eggsy身側,將其中一盤盛好的咖哩放在對方面前,而後將另一盤放到了對面位置的桌面上。在他停下動作後Eggsy彬彬有禮的向他道了一聲謝謝。男孩臉上在說話的同時展露出的笑容竟讓他想用可愛來形容。

  「不客氣。」Harry回答,將思緒的波動隱藏在紳士般的舉動背後。接著他走向餐桌旁一座低矮的架子,從架上取下一瓶酒。

  「波爾多,1989年。」Harry讀著酒瓶上的年份,而後返回餐桌前,拔開瓶塞,將紅酒倒入先前擺放在餐桌上的高腳玻璃杯中。

  「你知道,Harry,我剛才坐在這裡的時候就在想,」在他準備在年輕的特務對面坐下時,對方開口說道:「我怎麼可能和你一樣記起所有事情?身為一個Kingsman,還有太多事我必須知道……」

  「而我會一件件教會你,讓你知道。」Harry感覺得出男孩語氣裡的一絲卻步,同時他也記得當他教導Eggsy如何調製一杯好的馬丁尼時對方專注的神情。他明白以Eggsy的資質而論,事物的學習絕對不成問題,而他也十分樂意向對方傳授他所知道的一切。

  「就像一個父親那樣嗎?」

  第一時間Harry能作出的反應只有語塞。年輕的特務再次帶來了意料之外的事物,而這一次是一個問句,又或像是一把鑰匙,開啟了一道無形的、通往槍傷前最後一次談話的門。Harry看向Eggsy,而對方望向他的眼神中隱約有著期待。

  「我不會是一個好父親,Eggsy。」最終他選擇這麼答覆。

  「為什麼?」

  「無時無刻緊盯著你的一舉一動?一個好的父親不會這麼做,一個好的父親應當在適當的時機放手,讓孩子自己去成長。就某種程度上我意識到自己無法對你做同樣的事。」他所說的話聽上去乏味而沉悶,Harry無力的將真實的原因隱藏在理性的解釋背後。「Kingsman已經損失了你父親,我想我有義務避免讓你也同樣被犧牲。」

  「這真的是你想說的嗎?」

  「那麼你認為我真正想說的是什麼?」

  「老實說我沒辦法確定,但我希望和我想說的話一樣。」

 

 

  在餘下的晚餐時間裡Harry巧妙地避免這個話題再持續下去,Eggsy最終也選擇興致勃勃的和他聊著出任務時發生的事。對方一雙藍色的眼睛在飯廳裡橘黃色的燈光下依舊顯得澄澈明亮,殷切的看著Harry。年輕的特務不斷向他尋求建議,想知道在任務中的各種情況下他會怎麼做。

  Eggsy所說的話,即便是那些與他無關的瑣事,又或者更精確的來說是有關於Eggsy的一切,逐漸潛入了他的感官中,在他意識到時已經攫住了他所有的心神。

  隨著時間流逝,餐桌上盤子裡的咖哩所剩無幾,酒杯裡也只留下殘餘的酒漬。Eggsy陪他一起收拾了餐盤、餐具和酒杯,Harry告訴對方只要將餐盤暫時擱置在流理臺上就好,自己晚些時候會處理。

  隨後他和Eggsy來到客廳,Harry再度拿來兩個酒杯,替自己和Eggsy各斟上半杯酒。他選擇站在客廳裡的一處牆面前,而Eggsy隨意的坐在沙發上。有那麼一陣子他們各自喝著酒,沉默不語。

  「我想為你變得更好,Harry。」

  當Eggsy開口時Harry的注意力再度被全數吸引到了對方身上。年輕的特務說話的同時眼神堅定的望著他,語氣再真誠不過。Harry感覺得到Eggsy是認真的、虔誠的,虔誠得彷彿正立下一個慎重的誓言。

  「你不需要為了誰而改變什麼,Eggsy。」Harry說道,然後停下來喝了一口杯中的酒,體內一股熱度正緩緩升起。

  「你甚至不需要改變。」

  「為什麼?」

  「因為世界正需要像你這樣的人帶來驚喜和變化。」

  Harry看著沙發上的Eggsy,而無論他在哪一個時刻看著對方,在Eggsy身上總帶有著無法被改變的善良和忠心,自多年前就存在著。

  「因為我需要你。」

  他看見年輕的特務屏住了呼吸,然後Eggsy從沙發上站起身,向他走來。Harry注意到男孩的眼神裡有著一絲遲疑和不可置信,甚至不敢走得太快,近乎試探性的移動著自己的腳步。

  最終Eggsy來到了他面前,Harry可以清楚的看見對方的胸口起伏著。接著Eggsy伸出了手,當Eggsy的指尖碰到自己的前額時Harry微顫著閉上了雙眼,他感覺得到Eggsy的指腹緩緩觸摸著他前額上的疤痕。自己和Eggsy的距離如今如此之近,Harry感覺到自己被年輕特務的氣息包圍著。

  Eggsy撫摸著年長的男人前額上的疤痕,Harry依然閉著雙眼,而後Eggsy的手開始下移,在他的臉上留下一陣令人動情的撫觸。

  當Eggsy吻上他的那一瞬間Harry感覺到內心有某一部分被填滿了,他呼吸急促、脈搏加快,任何再緊繃的任務中他也不曾這麼感覺過。

  他感覺到Eggsy唇瓣的柔軟觸感,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情感湧動著,感覺到Eggsy的靈魂和感官近乎和自己交融著,一切不可思議而美妙至極。

  Harry終於明瞭,Eggsy帶來的不僅僅是驚喜和生命力,還有他未曾意識到自己需要的救贖。

 

 

--fin.

 


评论(2)
热度(11)

© yuis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