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shang

【Skyfall二十短篇系列】6~10(James Bond/Q)

短篇之間幾乎沒有連貫,可以當作獨立故事。


006[New Boss]   (Mallory/Tanner注意!)

或許是許因為Mallory之前幫了MI-6不少忙,他才不致於對這個男人代替了ma'am的位置而感到太多的不平衡。

不過這個新的長官的確很不一樣。

「Sir,這是今天早上送過來的公文。」Tanner抱著兩三份文件走進辦公室,另一隻空出來的手中拿著一杯熱咖啡。有別於M夫人總是習慣在工作前喝上一杯香濃的紅茶,Mallory則是會花上大半天喝一杯從附近的商店買來的咖啡。

「謝謝。」坐在辦公桌前的Mallory如往常身穿一套筆挺的深藍色西裝,伸手接下公文和咖啡。男人一雙淺藍色的眸子快速掃過公文標題後先擱置一旁。「對了,收到國安局局長的回信了嗎?」Mallory問。Tanner回想自己今天早上查看信箱的情形。 " No, Sir. " 他搖了搖頭說道。

「還是沒有正面回應嗎?」新上任的六處處長輕歎一口氣,緩緩向後靠上椅背。「姑且就先擱著吧。另外請幫我告知人事部門今天下班前我要收到所有上個月招募的新科探員的背景資料,還有告訴Eve請她把我今天中午的預約取消。」不疾不徐用優雅的語調交代完待辦事項,經由多年的歷練Tanner直接將長官的話記在腦中。

比起總是不苟言笑的M夫人,在總是表現出柔和表情、以優雅語調說出極具威脅性話語的Mallory身上,擁有的則是另一種威嚴。Tanner不禁細細思索著。

但是小小一個沉思的動作卻讓他在長官面前看起來像是恍惚了好一會。Mallory挑眉,疑惑的喚了他一聲:「Tanner你聽見了嗎?」

聽到長官的聲音突然出現,Tanner倏地顫抖了一下,連忙不假思索的開口。

" Yes, ma'am! " (是的,夫人!)

啊。

Tanner半張著嘴尷尬的望著眼前的人,對方臉上卻看不出任何一絲變化。那一雙充滿智慧的淡藍色眼睛筆直的盯著Tanner。

「呃,很抱歉,長官,以前叫習慣了……」幾秒後他困窘的解釋道,但Mallory卻揮了揮手不打算讓自己說下去。 " No, no, it'sall right. " 對方邊說邊低下頭去,重新拿起方才擱在一旁的公文,開始仔細閱讀內容。

片刻後,Tanner看著長官專注的身影試探性的問道:「Sir,可否請問,今天中午預約取消的那段時間您打算做什麼?」

西裝筆挺的男人這時抬起了頭,嘴角隱隱泛著紳士般的微笑。「轉角新開的那家餐廳,你去過了嗎?」



007 [You'reBack Early]

鑰匙插入熟悉的門把中,此刻的雙零號特務看起來與平凡人無所差異。

傍晚時分,Bond踏入公寓,室內本應該被一層淺薄如紗的金色餘暉覆蓋,但半開半闔的臥房房門後卻透著一道藍白色的光線。

外勤探員悄悄靠近房門,差點就在門口掏出槍來﹣﹣直到從房間裡傳出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 You're back early. " (你提早回來了。)

他收回伸向腰間配槍的手,走進臥室。他想在那之後他可能真的看了那個在房裡的人很久。

Q穿著平常那件淺褐色的針織外套和深色長褲,頭朝向床尾的那一端躺在他的床鋪上,彎曲的雙腳還抵著床頭板,一台已開啟的筆電靠在膝蓋上。年輕的軍需官歪著頭看向門口,空出一隻手推了推眼鏡。

「我以為你應該在MI-6。」當Bond走向床鋪的時候Q仍維持著剛才的姿勢。

「我以為你應該在飛機上。」對方回了他這麼一句,指節繼續在鍵盤上忙碌。Bond在床緣坐下,看著對方這個有些俏皮的姿勢,嘴角勾起一抹久違的弧度。「提早護送那個證人回來了。」他向軍需官解釋自己早歸的原因。

「天知道為此你又殺了多少人。」Q的語氣有著以往的輕柔,他感覺一隻手伸進躺著的自己的黑色短髮中,長著薄繭的指腹摩挲過頭皮有些刺癢,靈活的指節勾弄著捲曲的髮絲。他抬頭一望,那對看似冰冷的藍眸中湧入一絲溫暖。

Bond看著軍需官放下了手中的筆電。

Q支撐著身子甫坐起,那雙手臂便將他攬入一個厚實溫暖的胸膛。Bond輕輕抬起他的下頷使雙唇交迭,Q感覺那股觸感不只在唇瓣上蔓延開來,外勤探員就像是吻進了他體內的每一絲呼吸中。

當他將手臂謹慎的環繞上對方的脖頸,在吻蔓延至下頷、瑣骨和頸窩附近之前,Bond情慾地含住了他的下唇。Q忍住身下的顫慄,抽了一口氣,聽見外勤探員熟悉的聲音在耳邊說道。

" Well, this is a hard one. "



008[Country˙England]

黑色風衣的衣角在風中翻飛,佇立於倫敦眾建築頂樓的一隅,俯瞰清晨的霧都。

扣下板機時冷酷的淡藍色雙眼此刻在眼神中透露出些許異樣。不遠處一個青銅綠的圓形屋頂上,紅白藍三色條紋交錯的旗幟在空中悠悠飄揚。清晨冰冷的空氣中難得沒有多餘的水氣干擾,城市的樣貌清楚的呈現在眼前。他凝視沉睡中的倫敦,安寧交織在街道巷弄間。天邊朦朧的日光淡淡投射在臉龐,突顯出上頭蒼桑的痕跡。

折損了朗森、M,最終他們抓到西法,還英國一個安寧。

Bond自幼失去雙親,比起看重私人恩怨的西法,他視英格蘭為自己的母親,誓死也要保護。

將過去的自己和種種埋葬。

於是某些摯交在他的一時失手間也成了過去。

似乎成長過程中每個人總是被母親傷得最深。

無意間,腦海中乍現Skyfall莊園被炸毀的那一幕,伴隨爆炸而來的烈焰直衝天際,點點星火瀰漫草原上方。緊接著浮現的畫面是蘇格蘭一片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一個十多歲的金髮男孩雙手緊抱獵槍興奮的跑向草原上的某一棟大房子,準備告訴父母親他打下了第一隻野雁。看著男孩臉上燦爛的笑容,還站在原處的獵場管理員滿臉是欣慰的表情。

一個出現在眼角的身影將Bond從腦海中的畫面拉回現實,他側過身一看,是身穿一件淺藍色洋裝的Eve,手中拿著一個深色的盒子,說是ma'am留給他的東西。

外勤探員有些疑惑的接下盒子,打開盒蓋。

深色的盒子裡,披著英國國旗的瓷製鬥牛犬一雙骨祿祿的眼睛盯著他瞧。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Country ˙ England.



009 [鋼琴]

身為MI-6中十分忙碌的軍需處的主管,Q時常加班到很晚,離開總部的時間與最高長官Mallory不相上下。

獨自一人加班也不算壞事,畢竟冷清的部門裡少了一群人,可以減少許多人為的麻煩。

這一天夜晚,Q一如往常的獨自留在軍需處,鍵盤上快速移動的雙手從早就沒有停過,直到牆上的大螢幕終於不再跳出無數個視窗。Q收回手,低頭瞥了眼錶,時針早已輕鬆的越過數字12。他拿起桌上的白色馬克杯,輕啜一口伯爵茶,慵懶的手插著腰,望著螢幕。

突然身後傳來電動門緩緩打開的聲音,緊接著是一陣清楚可聞的踉蹌腳步聲。原本只是被突兀的聲音稍稍攪擾的Q在轉過身後立刻睜大了眼。

James Bond出現在門口,最為怵目驚心的是他滿身的鮮血,臉上多處被子彈擦破,部分乾涸的血跡在他臉上形成一塊塊暗紅混著褐色的斑,裂開的傷口中還有些許鮮血順著臉部的輪廓汩汩流下。西裝搭配的白襯衫早已有多處被染紅,而外勤探員用手摀著的腰部右側血冒得最多,應該是最後中槍的地方。

Bond用空出的另一隻手撐著牆壁勉強前進,完全無視軍需官錯愕的目光。他每踏出一步,軍需處光亮的地板上就多出一、兩滴鮮血。最後他來到Q面前,要不是在一陣腳軟之前及時扶住了桌腳,可能就要一把撲在完全無法動彈的對方身上了。外勤探員喘著氣,想要向Q說明自己的情況,可是全身上下每一股強烈的痛楚都牽制著他讓自己說不出話來。

年輕的軍需官看著那雙藍眼直盯著他,對方欲言又止,而每呼吸一次就牽動著那張血跡斑斑的臉。

他想說些什麼,但外勤探員忽然就倒了下去。


首先進入意識中的不是視覺的影像,而是耳中一陣輕脆的琴聲。

自有記憶以來,Bond並不是那種常聽演奏會的人,可能因為任務的需要去過幾場,不過想當然自己鷹隼般的雙眼已將注意力全數轉移至坐在不遠處包廂裡的目標身上了。

在仍持續的琴聲中,Bond緩緩睜開雙眼。出現在視野中的是純白色的牆和天花板,接著從身下的觸感他判斷出自己正躺在那張不屬於他、卻又十分熟悉的床鋪上。

他以為床緣又會出現那張清秀的、似笑非笑的臉,但取而代之的卻是空蕩,以及從客廳方向傳出的鋼琴聲。被按下的琴鍵敲出一個個音符,側耳傾聽,那是一段哀傷的旋律,清晰銘心的嵌入他的感官中樞。

Bond撐起身子下了床,這時他意識到先前身上的痛楚已消失無蹤,赤裸的上半身上一路纏滿了繃帶至腰際。

他朝琴聲的方向走去,明明是Q公寓的客廳,怎麼卻有一架黑色的龐然大物他先前從未見過。

對他而言那是一種奇妙的景象,有一雙平時在電腦鍵盤上以神速奔馳的手現在正慢條斯理的敲著琴鍵,而曲調依舊有著一股揮之不去的感傷。正對鋼琴,他看不見軍需官的臉部表情。

琴聲戛然而止。

「提早退休和因公殉職你比較喜歡哪一個,Mr. Bond?」從坐墊上轉過身來,Q用絲毫不客氣的語氣劈頭就是這麼一問。

「你什麼時候買的鋼琴?」看來還是無法改掉Q問他嚴肅的問題時,自己喜歡轉移話題的壞毛病。

「一星期前。是二手的﹣﹣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我只信任你。」Bond正經了起來,不苟言笑的勾了勾嘴角﹣﹣事實上身為一個探員他根本不該太過相信任何人。Q倏地抬起頭,睜大雙眼看著他。外勤探員微笑,又向前走了幾步,在Q的椅子旁蹲下,捧起那雙此刻不在琴鍵上的手。湊上前,唇瓣覆上細緻光滑的皮膚表面,他虔誠的吻著軍需官的手背。微涼的體溫是他在任務期間最思念的觸感。

「007,你要是敢再大半夜渾身是血衝進軍需處,我就『建議』Mallory把你調到內勤。」

Bond笑著又吻了一下那雙手,而後低聲提出要求。

" Play one for me. " (為我彈首曲子。)

接著那雙手重回了象牙白的琴鍵上,外勤探員起身站到了年輕的軍需官身側。

琴聲不再憂傷。



010 [通話紀錄]

「007,請回報目前狀況。」

「啊,Q,正好。我剛才想到你。」

「得了吧。回報狀況。」

「一切良好﹣﹣晚上七點在上次那家餐廳如何?」

「Well,那也要看你能不能夠在太陽下山之前回到英國吧。」

「能夠。敬請放心。」

「用Mallory不會喜歡的方式對嗎?」

「恐怕是了,my dear quartermaster。」

「目標出現了嗎?」

「距離轉角還有幾公尺﹣﹣等等,對街還有其他人。」

「在組織的名單上嗎?」

「不在。」

「那給我幾分鐘,我連上你附近的監視器之後做個資料比對。」

「不,來不及了……」

「等等,Bond,你打算﹣﹣別跟我說有人倒下了。」

「我相信他等一下會自己爬起來的。」

「哪一個?」

「目標還活著。」

「007,請你務必減少本次任務的傷亡。」

「嗨Tanner,怎麼不是Mallory親自監控?」

「長官在忙﹣﹣事實上你剛才邀Q共進晚餐時就準備告訴你了。」

「嗯,看來我也要忙了,目標正準備逃跑。」

" The clock is ticking, 007. " (時間不等人啊,007。)

「Q你這是在助長他。」

「反正前途都賠光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tbc.

评论
热度(34)

© yuisha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