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shang

【Every Moment Counts】(James Bond / Q)

又名準時的重要性(?)



【Every Moment Counts】(James Bond / Q)



  James Bond再次因為任務而錯過了聖誕節。


  身為一個上司,不但要懂得妥善運用人力,更要適時關心自己的下屬──因此,此時此刻坐在辦公桌前的Mallory實在很想告訴眼前年輕的軍需官其實不必在向他報告近況時故作鎮定,不必去壓抑自己累積了足足五天的焦慮,也不必為Mallory在回覆自己時想事情想得出神而感到如此內疚。


  「Q?」


  「嗯?噢,抱歉,長官,我……」


  「不要緊,我問的是,關於MI-6臥底名單加密方法的更新進行得怎麼樣了?」


  Mallory看著Q整頓好自己的思緒,回復以往慢條斯理的語調繼續進行匯報,只可惜數分鐘後年輕的軍需官還是無法阻止焦慮在臉上重新浮現,焦慮在他略顯紊亂的語句和漸趨急促的呼吸中可見一斑,Mallory想起方才軍需官恍神時看向了他身後那面牆上那幅帆船的油畫……他當然知道軍需官出神的原因是什麼,就好比MI-6的大多數人都約略曉得外勤探員和Q的關係(因為近來他已經收到了不少通訊監聽小組基於「困擾」而提出的建議),而現在Mallory正在考慮是否要請全體同仁收起任何可能聯想到007的物品。


  James Bond對於自身的自信在任務產生變數時也可以說是他的致命傷,特別是在親口向軍需官保證會在聖誕夜前夕23號早上八點準時出現在MI-6的前提下。



  四天前,22號,Bond的任務行程裡規定的匯報時間是午夜十二點,但是Mallory在凌晨一點要離開MI-6時發現Q還站在空無一人的軍需處裡,直視前方牆上絲毫沒有半條通聯訊息的通訊螢幕。



  三天前,23號,早上八點,軍需處的電動門並沒有打開,門口更沒有出現身穿西裝的雙零號特務。軍需處的眾人感受到一股逐漸形成的低氣壓,並在不時抬頭快快瞥一眼臉色越沉越黑的主管時意識到或許防止手頭上的工作出任何差錯才是個較為明智的選擇。



  兩天前,24號,Bond終於跟MI-6聯繫上,並提到在22號時任務執行的過程中出現了突發狀況,因此和MI-6失聯了兩天。當Q在軍需處裡和遙遠一端的外勤探員連上線的那一刻,臉上黑到不能再黑的臉色幾乎讓在場所有的人肯定接下來出現的必定是一場毀滅性十足的暴風雨。


  Q面色凝重的點選了螢幕上的接通鍵。


  「James。」


  整個軍需處寂靜無聲。


  即使是和Q交情甚好的Tanner,聽過軍需官直呼外勤探員名字的次數也只需要一隻手就數得出來。根據Bill Tanner和少部分軍需處人員的說法,通常會聽到的是「James,我們需要談談。」或是類似的句子,然後在隔天軍需處的眾人會發現原本放在Q的指揮台上的鍵盤離奇的消失,以及軍需處經過強化的玻璃門上出現了一道可疑的裂痕。


  但是這一次Q接通後再也沒說一個字,他不發一語的聽Bond解釋失聯的原因,沉默的時間長得離譜,只不過連線另一端的外勤探員彷彿心裡有數,也沒多問他什麼。


  最後他們草草結束通訊,Q站在指揮台上切斷了連線,臉上的表情顯得平靜。


  如果順利的話,Bond還來得及在聖誕節當天回到倫敦。


  年輕的軍需官小啜了一口伯爵茶,將嘴角漾開的微笑隱藏在手中的馬克杯後。






  一天前,25號,聖誕節當天,大雪紛飛,各航空公司班機紛紛延誤,James Bond無法在當天趕回。


  下班後Q接受了Tanner和部分同事的邀請到酒吧裡喝一杯,在充斥著節慶氣氛的倫敦裡他們的慶祝方式只能算得上稀鬆平常,只不過對於平時處於高壓工作環境的大夥來說,能夠在酒吧裡喝酒笑談各種趣事也著實是個難得的放鬆機會。


  數杯啤酒下肚後,氣氛熱絡起來,一群人不僅喝開也聊開了,酒吧裡迴盪的笑聲每一分一秒都在增大。他大概是所有人當中最清醒的一個,當Q獨自一人坐在酒吧靠窗的角落時如此思索著,才正要開始喝今晚的第二杯啤酒。而後軍需官簡略的回想了下一整天的經歷:撇開一進辦公室就收到Bond班機延誤的惱人訊息不談,他的確在一大早收到了幾張賀卡和幾封來自老朋友的電子郵件,以及剛到酒吧時Eve送給了他一條藍黑色圍巾(說是他那件單調的黑色防風外套需要些裝飾)和一個溫暖的擁抱。


  Tanner自然也在那群侃侃而談的人當中,但在不久後隨即意識到了Q並沒有加入談話的行列,於是便拿著自己手中的啤酒朝坐在角落的軍需官走去。他知道Q從來都不是慣於與人親近的人,但或許在這折騰人的幾天下來對方會希望能找個人談談。


  當他在Q面前坐下時對方向他投以了一個善意的微笑,而後轉頭看向窗外,任憑自己的視線消失在倫敦寧靜的夜色裡。


  看著軍需官恍惚的目光,Tanner明白對方此時此刻必定正想些什麼想得入神,當然八九不離十就是和無法如實赴約的外勤探員有關。如果Tanner沒記錯的話,今年應該是Bond和Q在一起的第三年。


  他試圖開口說些什麼,但或許沉默才是當下最好的選擇,Tanner和Q一樣望向窗外的夜景。儘管Bond又砸了一個彌補自己先前多次節日缺席的機會,但是就如同之前那些被他搞得天翻地覆的任務,哪怕這位老練的外勤探員又是不小心讓某棟建築物從地平線上消失,或是讓隔天國外的地方報紙上多出幾則「意外死亡」的報導,他依舊有辦法避免被Mallory調到內勤的慘劇。


  因此Tanner十分肯定,James Bond這一次也必定有辦法挽救自己所造成的差錯,而Q必定也知道這一點。Tanner再次將視線移至軍需官身上,年輕的臉龐仍望向窗外。深色的夜空裡,雪花飄落。


  ──只是不知道外勤探員這一次用的挽救方法又是什麼。





  26號,從22號算來的第五天,聖誕節隔日,早上七點,MI-6接獲消息通報,Bond預計在晚間六點半左右回到倫敦。
  於是軍需官的臉上就出現了Mallory在辦公室裡看見的那種表情,或許焦慮兩個字遠遠不足以形容表情背後複雜的情緒,能確定的是,這樣的五味雜陳大概會纏上Q一整天。


  晚間六點四十分,軍需處的電動門打開了。


  正在工作的眾人或多或少都抬起了頭看著那個踏著從容步伐走進軍需處的男人,唯一不敢看的就是他們主管此刻大概已經黑到不知道什麼地步的臉。


  站在指揮台後方不遠處的外勤探員勾起了嘴角,靜待指揮台上的人轉過身。


  Q默默的放下了手中的馬克杯。


  「007。」


  「Q。」


  年輕的軍需官轉過身,對上外勤探員那張面帶微笑的臉。Q的表情雖然不苟言笑,但平靜的程度卻超乎尋常。軍需處的眾人推測,一張新的公物報修單就快誕生了。


  Q沉默的看著Bond,這位Q支部的年輕主管這幾天來不發一語的次數早已遠超過了他平常會有的次數,然而只有外勤探員才看得出來,此刻已經有太多激動得說不出來的話語,滿溢在玻璃鏡片後的眼眸裡。


  「晚餐我已經訂好位了,七點鐘,在上次那家餐廳。」Bond說。


  軍需官點了點頭。










  晚餐進行的速度不快,嚴格來說他們都不是特別有胃口。氣氛依舊安靜得驚人──直到Q開口。


  「聽說國外某個地方政府的辦公大樓發生了意外的爆炸事件。」


  「那是個失誤,我沒預料到目標是個自殺炸彈客的可能性。」


  「都還沒說是因為你呢,James。」


  「我猜你不會想客套太久。」


  「那倒是。」


  「我是在一個關於目標的資料極度不足的狀況下……」


  「所以你這是在質疑軍需處的資料提供有嚴重的瑕疵?」


  「不是!」Bond快速否認了Q的提問,餐桌上又陷入一陣沉默。外勤探員看著眼前的軍需官,對方臉上有著一絲掩飾不佳的窘迫,低頭啜飲了一口他的飯後茶。片刻後,Bond再度開口。


  「你盡力了,所有相關資料庫裡有關他的資料幾乎都被人清除了。」外勤探員說道。「是我低估了目標……」


  「我很抱歉,Q。」


  Bond能有種種彌補過錯的方法,但Q沒想到的是這個,一句發自內心的道歉。


  接著不安的情緒轉移到了外勤探員身上,他戒慎的觀察著眼前的人的反應,卻絲毫不曉得這五天裡軍需官從來都沒有真正生過他的氣。因此當片刻後Q的臉上出現一抹微笑時,Bond滿腦子都是說不出口的疑惑。「你不生氣嗎?」Bond問,話一出口才發現這個問題讓他聽起來像是個毫不成熟的孩子。


  「噢,James。」原本正要喝下另一口茶的Q放下了茶杯。「如果我真的介意的話,那麼在你之前錯過交往第一年的聖誕節、交往第二年的我的生日,以及交往第三年的情人節的時候,我早就會選個方法讓你傷重到短時間無法出外勤了。」雖然軍需官臉上的笑容完全沒能讓這個反面假設的驚悚程度降低,但是語畢時他們都笑了。


  「而且我想,光是憑著你完好無損的回到英國這一點我就應該知足了。」軍需官側過身,從座椅旁的公事包裡拿出一個深褐色的盒子。 " Merry Christmas, James. "


  Bond從餐桌上方接過盒子,甚至沒注意到自己在詫異之餘連謝謝都忘了說。打開盒子後,他瞬間笑了出來。


  深色盒子的底部靜靜躺著一塊做工精緻的腕錶。


  「我保證下次我會盡量準時。」他笑著回答道,然後越過餐桌上方給了軍需官一個吻。 " Merry Christmas, Q. "





  晚餐過後他們決定到Q的公寓坐坐,再小小慶祝一下聖誕節。進門後Bond紳士的幫Q脫下外套,軍需官微笑著道謝後走向客廳,簡單的整理了一下沙發和茶几上的雜物。


  「你先坐,我去泡壺茶。」語畢,他轉身正準備往廚房的方向走去,卻在下一秒被Bond一把拉住。


  在他還沒來得及反應之際,一雙手臂已經撐在了他的身體兩側,而Q總覺得在發現自己身後剛好是面牆的時候他一點也不驚訝。「那壺茶可以等會再泡。」外勤探員低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溫熱的鼻息撲灑在他的頸邊,現在Q被困在Bond和這面牆之前,哪裡也去不了了。


  軍需官再度笑了,主動傾身向前吻上外勤探員的雙唇。


  所以這才是對方真正的彌補方式。






  「估計他們兩個今天是不會來了。」在走向Mallory辦公室的途中Tanner在閒談間說道,臉上是一種由長期的無奈感轉化而來的、放棄般的表情。


  一旁拿著咖啡的Eve笑了笑。「還好Bond還知道要跟軍需處連繫,以他以往的慣例,遇到突發狀況連吭都不吭一聲。」然後這麼說道。


  「的確。然後也不用跟Mallory說他們兩個今天請假了,反正也接近聖誕假期了。」


  有些不解的Eve停下了腳步。「但是MI-6沒有聖誕假期。」


  「他們無條件的有。」持續向前走的Tanner回答道。「總得讓所有人的眼睛休息一下。」






-- end --

评论(5)
热度(16)
  1. AlecNightsyuishang 转载了此文字

© yuishang | Powered by LOFTER